beat365官方网站|登录(首页)

beat365官方网站

返回首页

政府信息公开

 耿马自治县边民跨境婚姻的现状与思考调研报告


来源:  作者:公安局   时间:2020-06-23  点击率:打印 】【 关闭

 

  

  所谓“边民”,即居住在边境地区的居民。《中国边民与毗邻国边民婚姻登记办法》规定:“边民是指中国与毗邻国边界线两侧县级行政区域内有当地常住户口的中国公民和外国人。边民跨境婚姻是指边境居民与毗邻国居民缔结的婚姻。耿马自治县与缅甸山水相连,国境线长47.35公里,与缅甸边民经贸、生产生活互通,因受区域经济发展不平衡、我边境地区男女比例失调、结婚成本升高、缅北地区连年战事等因素的综合影响,边民跨境婚姻现象呈现增长趋势,导致我县边境地区跨境事实婚姻大量存在、形成了大量“黑人”、“黑户”、家庭内部矛盾突出,影响了我边境地区社会治安稳定。结合耿马县边境跨境婚姻实际,探析边民跨境婚姻中存在的实际问题,并提出解决该类问题的构想和方法。

  一、耿马自治县边民跨境婚姻的现状

  耿马自治县边民跨境通婚的现象十分普遍,与缅甸交界线上的85个村寨中,绝大多数接壤的村寨,都存在通婚的现象。据统计,2015年,缅籍边民与我国公民通婚1257对,其中进行婚姻登记的有312对,未办理婚姻登记945对;2016年,缅籍边民与我国公民通婚1202对,其中进行婚姻登记的有355对,未办理婚姻登记847对;2017年,缅籍边民与我国公民通婚1361对,其中进行婚姻登记的有530对,未办理婚姻登记831对。2019年1月,公安机关对全县缅籍边民与我国公民通婚情况进行了统计。经统计,全县缅籍边民与我国公民通婚1243对,其中进行婚姻登记的有439对,占通婚人数的35.3%,未办理婚姻登记804对,占通婚人数的64.6%。1243人中,办理外国人居留许可4人,仅占通婚人数的3‰;境外男方入赘中方75人,境外女方嫁入中方1168人。主要分布于我县9个乡镇3个农场管委会,尤以孟定镇较为突出,孟定镇辖区共981人,占比78.9%;耿马镇辖区共51人,占比4.1%;勐撒镇辖区共17人,占比1.3%;勐永镇辖区共53人,占比4.2%;贺派乡辖区共40人,占比3.2%;大兴乡辖区共44人,占比3.5%;四排山乡辖区共13人,占比1%,勐简乡辖区共41人,占比3.2%;芒洪乡辖区3人,占比0.2%。

  耿马县边民跨境通婚现象呈现出4个方面的特点:一是以入境通婚为主。由于历史、地理环境、语言文字、风俗习惯等原因,我国西南边民跨境婚姻大多是同一个民族的境内外男女通婚,且由于经济发展水平的落差,基本都是缅籍边民入境通婚,主要是缅籍妇女嫁入中国。二是通婚形式多种多样。有男女双方经自由恋爱而结婚,有男女双方由媒人介绍结婚的;也有出于某些功利原因并无感情基础而结婚,还有中国男子通过人贩子购买其拐卖到中国边境的缅籍女子而与之成婚。前两种婚姻具有一定的感情基础因而相对稳定,后两种婚姻由于缺乏必要的情感基础,极不稳定。三是婚姻家庭关系脆弱。边民跨境婚姻中的男女双方往往缺乏了解,草率结婚,感情基础普遍较差,加之生长环境不同,使得双方婚后出现感情不和,家庭矛盾突出,甚至出现家暴,女方离家返国或另嫁他人现象突出。四是男女双方受教育程度低,家庭偏于贫困。边民跨境婚姻中的中方男性受教育程度大多不高,缅籍女子也大都为半文盲、文盲,绝大多数家庭比较贫困,缺少生产和生活技能,并且超生家庭多,二代贫困现象严重。

  二、边民跨境婚姻造成的不利影响

  (一)事实婚姻大量存在。按照《毗邻办法》规定:“中国边民与毗邻国边民在中国边境地区结婚,男女双方应当共同到中国一方当事人常住户口所在地的婚姻登记机关办理结婚登记。办理结婚登记需要能够证明本人边民身份的有效护照、国际旅行证件或者边境地区出入境通行证;所在国公证机构或者有权机关出具的、经中华人民共和国驻该国使馆认证或者该国驻华使馆认证的本人无配偶的证明,或者所在国驻华使馆出具的本人无配偶的证明,或者由毗邻国边境地区与中国乡(镇)人民政府同级的政府出具的本人无配偶证明。但现实情况是,缅籍边民不仅没有有效护照、国际旅行证件或者边境地区出入境通行证件,而且要想取得经过法定官方出具、公证认证的无配偶证明或者本国出具的经公证的未婚证明,更是难上加难,导致了大量无证婚姻的存在。然而,不办理结婚登记,婚姻关系便得不到法律的保护,相关的国籍、户籍,子女的户口与教育、工作与生活、社会保障都会受到严重影响。

  (二)形成大量“黑人”、“黑户”。缅籍边民在我国取得长期居留权是以合法婚姻成立为前提的,但在边民跨境婚姻中,绝大多数缅籍边民无法进行结婚登记,因而不能取得长久居留权。这给她们的生产生活带来了巨大的困难和制约,使其游离于社会管理之外,十分不利于公安机关户籍管理,对于出入境管理带来非常大的压力。另一方面,按照法律规定,父或母任意一方为中国公民的子女可以落户中国,但由于绝大多数跨境婚姻、跨境同居父母户籍意识淡薄或因贫难以支付较高的亲子鉴定费用,不为所生子女落户,致使大量的“黑户”儿童,无法正常接收教育。

  (三)家庭内部矛盾突出。外国妇女在婚姻家庭中地位低下,无财产权,无医疗、养老、低保等社会保障,极易遭受家庭暴力;缅籍妇女无财产继承权,“离婚”时也无法得到孩子的扶养权和分得财产等。此外,未登记的跨境婚姻失去了政府的监管和控制,超生现象严重,三胎、四胎等多胎生育十分普遍。

  (四)影响边境地区社会稳定。非法婚姻在管理上的漏洞和人员流动的不可控性,以及后续的对人口监管无法到位,从另一侧面给了犯罪分子以可乘之机,给社会治安带来了很大压力。此外,非法的边民跨境婚姻给人贩子拐卖妇女提供了犯罪的机会和温床。婚嫁市场的需要与政府对边民跨境婚姻管理的松懈,使得人贩子有机可乘。人贩子既单独从事拐卖妇女的活动,有的还与缅籍妇女合谋进行婚姻诈骗。

  三、边民跨境婚姻的成因分析

  我县与缅甸山水相连,民族间同根同源,历史文化同贯,语言文字相通,宗教信仰、礼仪风尚、生活习俗方面相近,有着共同的民族心理特征,在这种背景下,长期以来一直延续的跨境婚姻现象,近年来尤其突出,主要原因有:

  (一)区域经济发展不平衡。改革开展以来,耿马县经济社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群众生活水平大幅提升。尤其是在国家新农村建设、脱贫攻坚、振兴乡村等重大战略举措的实施带动下,耿马县经济社会发展提速,边境地区的基础设施建设、安居工程、产业培育、新型农村合作医疗服务、社会保障、生态保障等举措,大大改善了边民的生产生活状况。相比而言,缅甸地区由于历史与现实的原因,基础设施薄弱,经济发展相对落后,边民的生产生活水平明显落后于中方。为此,缅籍妇女为追求更美好的生活,选择过境外嫁中国。

  (二)我边境地区男女比例失调。边境地区年轻人大量外出务工,其经济收入及眼界的开阔,使人生观、价值观、婚恋观也发生了明显的改变,大部分外出打工的女青年不愿回乡成婚,选择外嫁内地他乡,加剧了边境地区男女比例失调的状况,渴望娶妻生子的男性进而多选择毗邻国的妇女。

  (三)我国结婚成本升高。受传统观念以及商品经济和市场经济观念的负面影响,近几十年来,在婚姻家庭生活中,恋爱攀富、婚姻论财、离婚争财的现象愈来愈突出,尤其是结婚彩礼和婚仪费用的节节攀升,使得我县边远地区贫困家庭的青年男子选择了结婚费用低廉的缅籍新娘。

  (四)缅籍妇女为躲避战火选择外嫁中国。近年来,与我县毗邻的缅北地区,相继发生了“8·08”“2·09”“3·06”系列大规模武装冲突,小规模武装冲突时断时续,在战火的笼罩下,缅籍边民生命财产安定受到了严重威胁,缅籍妇女一方面是为了谋生,一方面是为了躲避战火,寻求避护,倾向于选择嫁入中国。

  四、解决边境地区跨境婚姻之路径

  (一)简化跨境婚姻登记,适度认可事实婚姻。边民跨国婚姻中出现的诸多障碍,实质上是法律适用中的冲突造成的。要通过修改法律,简化边民结婚程序,对已存在的边民事实婚姻分情况及结婚进行长短、有无子女等,适度、逐步地予以法律认可,或者授予边境地区制定变通规定,对边民跨境婚姻予以程序简化和认可。同时,充分利用边境民族自治的立法权,在不违背国家法律的前提下,结合边民跨境婚姻现状,制定专门解决边民跨境婚姻的单行条例,有针对性地适度降低边民跨境婚姻登记程序及证明文件要求,通过补办结婚登记使业已形成的事实婚姻合法化。这既可以解决历史沉疴,又可降低立法成本。

  (二)建立巡回登记制度,补办补登跨境婚姻。以往边民不进行婚姻登记的原因在于客观上不符合登记条件、交通不便、心理不认同等。我边境地区应建立联合民政、公安、司法、妇联机构,成立边区跨境婚姻定期巡回服务组织,开展跨境婚姻巡回登记,如此一来,既从思想上改变边民对婚姻登记的认识,及时发现边境跨境婚姻问题,又可对符合条件的事实婚姻进行补办补登,解决其现实问题。

  (三)强化社会保障,维护缅籍妇女合法权益。严厉打击跨国拐卖妇女的犯罪行为,及时解救被拐卖妇女,同时也要严厉打击缅籍妇女参与骗婚行为。通过在一定条件下承认事实婚姻,对婚姻中的缅籍妇女在遗产继承、社会地位、社会保障上给予同等对待,保护善良妇女在跨境婚姻家庭中的合法权益。建立跨境婚姻家庭定期回访制度,对遭受家庭暴力的妇女提供法律援助和社会救助,使这此中国男人的妻子、中国孩子的母亲能自由、快乐、幸福地在中国生活,促进边境地区和谐稳定。

  (四)创新管理方法,加强跨境婚姻管理。一是建立边民入境通婚备案制度。负责人口管理的公安机关要对边民婚姻家庭进行摸排调查,对于没有办理结婚家庭,让其填写一份家庭基本情况审批表,获批后,缅籍妇女可凭该表在全县范围内出行和住宿。这样做,既可摸清边民跨境婚姻实况,又可将这些“黑人”“黑户”纳入管理,还可将这些信息在公安机关内部共享,形成管理合力。二是加强对边民的法律宣传。边民跨境婚姻的非法现状既有当事人取得相关证件难的问题,也有其法律意识不强的问题。因而,相关职能部门要不断加强法律知识的宣传教育,提高边民的法律意识,促使其以法律维护自己的婚姻家庭权益,逐步减少跨境婚姻及家庭生活中的违法行为。三是完善社会管理与求助措施。不管是合法登记,还是事实上的跨境婚姻,相关职能部门都要在摸清情况的前提下,给予其切实的帮助与关怀特别是在社会保险与社会救助、求学与工作、农村旧房改造、最低生活保障等方面,给予这些跨境婚姻家庭以同等的待遇,解决其贫困及后代贫困问题,切实提高其家庭生活水平,脱贫致富。

  (五)促进经济发展,减少和预防跨境婚姻。如前所述,边民跨境婚姻既有历史原因,也有现实的经济发展水平低、家庭贫困、当地女青年外流而导致男女比例失调等原因。只有大力促进我边境地区的经济社会发展,逐步加大扶贫力度,通过脱贫攻坚、振兴乡村战略,加大边境地区的基础设施、生态环境和社会保障服务体系的建设,支持地方发展特色经济,提高边民就地就业的比例,减少青壮年劳力外流,使我边境地区和边民早日脱贫致富,才有利于从根本上逐步减少边民违法的跨境婚姻和由此衍生的其他问题。

  
关闭窗口
网站声明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网站帮助意见建议